您的位置: 首页 >> 区块链

掌御万界第四百二十五章溃败营养

2021.01.15 来源: 浏览:1次

掌御万界 第四百二十五章——溃败

眼看着法棍死灵寇的乌黑法棍,变得硕大无比,好似天柱崩塌一般倾倒下来。邪道修士顿时放了疯似地逃出百川滩,数以万计的修士蜂拥而起,齐齐地向外冲去。

八位金丹高手也都是脸色巨变,不过他们现在维持八门金锁阵,却不那么容易闪开。若是现在离开,八门金锁阵失去他们的真力支持,便会瞬间崩溃。没有了八门金锁阵的支撑,他们的下场只会更加凄惨。

而那仅剩下数百的死灵寇,却不闪不避,仰天而望,仿佛在等待着擎天法棍落下。

“轰隆隆……”

一连串的巨响骤然响起,降落在百川滩上。

那血玉门的颜从见势不妙,竟然猛然跃开,摆脱了八门金锁阵。其余七位金丹修士,眼看着颜从逃开,都是面色大变。

八门金锁少了一门,瞬间阵不成阵,开始自行崩溃。与此同时,法棍死灵寇的晴天法棍砸落,硕大的阴影笼罩整个百川滩。

其余七位金丹修首先我觉得个人站赚钱不能急士,此刻就是想躲也来不及了。

天柱一般的乌黑法棍,轰然砸落,千万条金色锁链瞬间绷断。七位金丹修士,都是狂喷鲜血,同时倒飞了出去。

而法棍继续下落,不但将整个八门金锁阵破坏,就连百川滩都被碾为平底,截断水流。

仅剩的数百死灵寇,也都是砸爆,体内冤魂厉鬼蜂拥而出,再次被法棍死灵寇大嘴一张,吸入口中,化为他身体的一部分。

只此一招,百川滩变成了一马平川,地面上鲜血肆流,残肢断臂都被碾成肉糜,犹如修罗地狱一般。

如此惨烈悲怆的场景,顿时衍生出大量的死气,尽数被法棍死灵寇收为己用。

而那八位金丹修士,出去颜从临阵逃脱之外,其余七位都好似死狗一般,瘫软在地。最为惨烈的,便是飞蛇谷的巫冥,全身瘫软,就连皮肤之上,都显露出了细密的血纹。

而就在这时,一直潜伏的宝瓶死灵寇,居然猛地窜了出来。他倒转宝瓶,瓶口之中释放出道道黑气,朝着七位金丹修士卷了过去。

此刻的这七位金丹修士,都是五劳七伤,眼看着死气卷来,却又无力反抗。其中阴风谷不乐散人,五符观灵符子,流石派索安,修为最高,仍有反抗的余力。

眼看着死气袭来,不乐散人猛地将手中木杖插在地上。木杖入地开花,竟然抽出细嫩的新芽,新芽飞长,伸出条条树枝,护住不乐散人,抗住了死气的侵袭。

五符观的灵符子则是抬手祭出一块玉牌,玉牌之上顿时泛起五色光华,笼罩全身,硬是挡住了死气的缠绕。

而流石派的索安则是双掌猛拍地面,原本坚硬的岩石,顿时化为流沙。索安当即沉入地中,消失不见了,让死气扑了个空。

至于其他几位,却没有这等本事反抗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死气袭来,一点挣扎都没有,便被卷入了宝瓶之中。

早就逃到百川滩之外的祁继,眼看势头不妙,当即撑开玄天塔,说道:“师姐,小黑,快进来!”

火云想也不想,直接跃进了玄天塔中。庄黑子眼看着灵符子倒地不起,心里还想着报仇,当即对着门人弟子喊道:“你们跟着鸡哥,我去宰了灵符子这老贼!”

庄黑子此言一出,那铁剑门的弟子,那里还敢进入玄天塔,都跟着庄黑子朝着百川滩飞去。

祁继不禁暗骂一声,“你们这群混蛋!”

不过事已至此,祁继去不能不管,当即张开玄天塔,管你愿不愿意,直接朝着铁剑门的弟子罩了过去。

铁剑门一共四十几个弟子,在郭力开对抢劫事实供认不讳人群之中也是特别明显。所有人都吵着百川滩外跑,而只有他们朝着百川滩里面跑。

祁继张开玄天塔,直接将他们都收了进去。只有那庄黑子身为zǐ府四重,比别人快上一线。就在祁继收拢铁剑门弟子时,他就趁着这个机会冲了进去,直逼灵符子跑了过去。

而那灵符子跌坐在一座山头上,脸色惨白,头上那五彩灵符护身。他则拿出一瓶灵药,不要钱似的塞进了嘴里,开始打坐炼化其中药力。

流石派的索安则是潜入地下,彻底不见了踪影。不乐散人的木杖则在不断吸取大地之中的地脉灵力,来补充自身。

那法棍死灵寇宛若擎天巨人,抬手举起手中乌黑的法棍,猛地朝着不乐散人砸了下去。

不乐散人顿时狂喷鲜血,眼神之突破万难中也出现了狠厉之色,狂吼道:“妖魔,老子与你拼了!”

不乐散人话一说完,全身皮肤开始脱落,好似灵蛇蜕皮一般,竟然脱下来一层死皮,变成了一个年轻的修士。而那根木杖也发生了变化,竟然变得晶莹翠绿,化作一株宝树。

不乐散人直接拿起宝树,朝着那乌黑的法棍横扫而去。

乌黑法棍上死气缠绕,那碧玉宝树刚与法棍接触,便迅速地枯败下去。不乐散人暴喝一声,碧玉宝树脱手而出,直接缠绕在了乌黑的法棍上。

“嘭!”的一声爆鸣。碧玉宝树爆发出一阵碧绿的光芒,竟然爆炸开来。不过法棍死灵寇是由千万冤让你在各种风格之中游刃有余魂厉鬼组成,纵然不乐散人自爆宝器,也没有能伤到他半分。

只见那天柱般的乌黑法棍颤抖了一下,一端的死气被瞬间化解。可还不等碧芒侵袭上来,庞大的死气便涌了上来,继续包裹住了法棍,继续朝着不乐散人砸落下去。

这一棍落下,不乐散人再也没了反抗的机会,顿时被打成了一滩肉糜。一粒金光璀璨的金丹,还有一尊指头大的先天之灵,暴露了出来。

不乐散人的先天之灵十分灵动,眼看着身躯被毁,当即抱起了自己的金丹,就想要跑。

那法棍死灵寇却没给他这个机会,他猛地张开大嘴,朝着不乐散人一吸。不乐散人的先天之灵,连带着金丹,便被他吸入了口中。

而这边,庄黑子已经提着铁剑,重新返回了百川滩。祁继运转金鹏身法,快若闪电,化作一道流光,直接追上了庄黑子,大骂道:“你不要命了不成,跟我进去吧。”说着,祁继猛地撑开玄天塔,直接将庄黑子罩了进去。

将庄黑子收入玄天塔后,祁继这才注意到,自己已经回到了百川滩。这里死气弥漫,地上满是碎肉,鲜血融合着溪水,缓缓地流淌着。

祁继透过神魔之眼看到,远处山头上,灵符子双目紧闭,还在恢复实力。流石派的索安,则早就不见了身影。那法棍死灵寇大步流星,拖着天柱似的法棍,正朝着灵符子奔去。

祁继暗道一声,“好险,差点就被发现了。”

就在祁继刚刚说出这句时,他猛然感觉到一股吸力,从身后传来。祁继猛然回头,正好看见那宝瓶死灵寇,正将瓶口对着他。

祁继顿时吓得全身汗毛乍起,将金鹏身法运转到了极致。可是那宝瓶的吸力十分恐怖,就好似一只大手,牢牢地抓住了祁继,不管他如何折腾,最终还是被拖进了宝瓶之中。

朗圣紧急避孕药效果好吗
广州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郑州治男科医院哪家好
Tags:
友情链接
长春物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