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芯片

拣宝第章锁定了目标营养

2021.01.15 来源: 浏览:0次

拣宝 第1008章 锁定了目标

抬价,应该算是拍卖场上比较常见的事情。

有的时候,未必就是看中拍卖的物品,但是看参加竞价的人不顺眼,发现他很想要某件东西之后,就可以哄抬价格,让他多花些钱,也算是一种报复吧。

对此,方老也是见怪不怪了,顿时笑了笑,任由王观施展。由此也看得出来,他对于那些外国人与自己竞争观音像的事情,多少有些不爽,所以才没有阻止的意思。

然而,比较出乎意料的是,那些金发碧眼外国人对于犹太圣经的重视程度,远在大家的想象之外。或许这些人之中,有犹太人的存在吧。

王观忖思之余,却见拍卖的价格不断攀升,几乎是一眨眼睛就是另外一个价。几分钟之后这才慢了下来,然后还剩下两三人在竞争。

这两三人之中,也包括了王观,只见他漫不经心操纵仪器。有谁报价了,他就以最快的速度抬价。就是这样,东西就砸在他手里了。

这也是正常的情况,哪怕东西再好,但是超出心理的底线,另外的竞争者肯定选择放弃。自然成全了王观,让他拍到了东西。而且由于王观出手太快,方老意识到不对,想要阻止的时候,却已经晚了。

见此情形,方老皱起了眉头,想要责斥吧,又不好开口。毕竟王观也是“一番好意思”,只不是一时不慎,玩跳脱了而已。

想到这里,方老也把责怪的话咽了回去,改而安慰道:“没事,东西也比较珍贵,你的报价也不算离谱。回头我帮你找个下家。说不定还能小赚一笔。”

“不要紧。”

此时,王观也十分乐观:“回去我捐给故宫博物院,直接换一张锦旗。免得他们总是说我小气,一点也不支持国家文物保护工作。”

尽管这只是借口。但是王观也有几分怨念,真的打算把这套圣经捐赠给故宫博物院,再看看那些大专家是什么表情,肯定十分精彩。

在王观无声而笑之时。弘治鸡油黄瓷盘也闪亮出场。这一瞬间,不仅是王观收敛心神,仔细留意四周情况70个城市的新建商品住宅价格环比全部下降或持平,一帮华人富豪更是摩拳擦掌。随时准备出手。

之前已经说过了,黄色在华人心目之中,代表了最尊贵的色泽。意味着皇权。至高无上。对于一帮富豪来说,拍下这件东西,不仅是倍有面子,也有一定的象征意义。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东西的稀少程度,以及它本身的品质,自然注定了它价值非凡。

“不知道这件东西是什么来路。”与此同时。方老也有几分感叹道:“如果不是来路不明,那么肯定是东西的主人急需要钱,不然的话,也不会随便把东西拿来这里出手。”

要不是知道东西的底细,王观肯定十分赞同方老的话。毕竟这个场所说白了就是黑市,如果东西没有问题,根本不用在黑市出手,而是直接光明正大拿到大拍卖公司,让他们帮忙拍卖就可以了。在倍受关注的情况下,价格肯定更高。

不像在这里,哪怕人人有兴趣,但是互相节制之下,价格再高也有限度。

“可惜了啊。”

说到这里,方老也有几分惋惜。

王观笑了笑,也没有搭腔,主要是在这个时候,他也没有时间分心了。在众人报价的一瞬间,他异能全开,密切关注每个人的情绪,看看谁的反应最异常。

片刻之后,王观微微皱眉,不知道是朱大先生不在,还是他太老奸巨滑了,反正他所关注的嫌疑人,根本没露出什么破绽。就算有人出现些许情绪起伏,那也是十分平常的波动,根本不足以说明他就是朱大先生。

“心机真的有这么深沉?”

一时之间,王观多少有几分失望。不过,他也没有死心,继续努耳畔但闻千骑走力搜索起来,而且不仅局限于那些嫌疑人了,也包括在场的所有人,甚至连主持拍卖的人员也不放过。

皇天不负苦心人,事实证明王观的努力,终究还是有回报的。许久之后,他真的发现了一个人情绪十分不正常。

与其他人不同,这人没有报价,却十分关注鸡油黄瓷盘的价格。每听到一个高价,嘴角就泛出浓厚的笑容,而且握紧拳头暗暗鼓劲,希望价格更高。

一般情况下,唯有东西的主人,才希望拍卖的价格越高,这样自己才得到更多的好处。所以发现这个情况之后,王观一阵惊喜交集,急忙锁定了目标。

然而,细看之下,王观却愣住了。因为他发现那人并不是朱大先生,或者说与他想象中的朱大先生的形象存在极大的差异。

最重要的是,这人他也认识,就是那天已经快黑了个叫莫游的年轻画家。

“怎么回事?”

一瞬间,王观愣住了。接着若有所思起来,或者说他不是朱大先生,却有可能是朱大先生的同伙?有了这样的念头,王观更加关注莫游,发现在报价结束之后,他脸上洋溢欢喜的表情之后,愈加肯定这个猜测。

“看来,有必要查一查了。”

王观目光一闪,把莫游列入了重点调查对象。然后也没有闲着,继续关注另外的客人,期望有另外的惊喜发现。

不过十分可惜,直到拍卖会结束,王观都没有发现其他的异常情况。而且在拍卖会结束之后,再付钱拿了拍卖到的东西,这个聚会也接近了尾声。

此时,应邀而来的客人,可以选择继续在船上吃喝玩乐,也可以选择立即离开。

“我们走吧。”

方老选择了离开,同时也微叹道:“可惜朱大先生居然没来。”

“是啊。”

王观同叹之余,也有点儿奇怪:“方老您怎么知道的?”

“不仅你在关注而已。”

适时,方老淡笑道:“在你东张西望的时候,我也没少旁敲侧击,暗中打听那些陌生人的来历。尽管有些人不敢确定身份,不过只要是华裔的面孔。我都探过他们的底细了,应该与朱大先生没有什么关系。”

“啊……”

王观恍然大悟,心里也由衷感叹起来。方老这才是真正的调查,相比之下自己就好像是来打酱油的而已。幸好有点儿发现,不然真的十分丢脸。

“你也别灰心。”

此时,方老宽慰道:“也能够肯定,他人还在台湾。在没有达成目的之前,肯定不会轻易离开的,所以我们还有机会。不管他有多狡猾,只要给我们捉住一次机会。那就足够了。”

“嗯。”

王观深以为然,拿好东西之后,回头看了眼邮轮。视线透过层层船板。深深看了莫游一眼之后,这才跟随方老而去。

在不久之后,两人返回台湾,然后就各自分散而去。

这个时候,王观开车返回酒店,天色已经较晚了,由于高庄和陶丽已经回去了。整个酒店就剩下他和负责洽谈展览事宜的团队住宿而已。而且为了掩护他,团队的人也应崔馆长的邀请去参加某个聚会。

所以等到王观返回酒店,整个房间却空荡荡的,十分清寂。看到这个情形,他沉吟了下,立即摸出了拨打。

不久之后,蔡鹏带着几个保镖,大摇大摆出现在酒店之中。

“这里……”

王观在酒店餐厅轻轻招手,桌前已经摆满了丰盛的酒菜,就等蔡鹏坐下,然后就可以直接动筷子吃喝了。

“不好意思,这么晚了还叫你过来。”

适时,王观举杯笑道:“主要是一个人吃饭比较无聊,而且在台湾就认识你一个朋友,所以只好叫能给客户带来更多的信赖和认可;同时你了。”

“你不叫我,我才跟你急。”蔡鹏豪爽道,干脆利落喝了一杯酒,一滴不剩。

“只不过,你不是说今天要拜访什么长辈吗?”与此同时,蔡鹏也十分奇怪道:“怎么看你的样子,好像已经一天没吃饭似的。”

“跟着长辈去参加一个聚会,在聚会上光喝酒了,哪里有空吃东西。”王观狼吞虎咽,吃了一块肉之后,忽然露出神秘的笑容:“你知道我在聚会上看见了谁?”

“谁?”蔡鹏眨眼道:“马总统?”

“不对。”王观微微摇头,然后轻笑道:“是你爸。”

“什么!”蔡鹏愣了愣:“我爸不是在公司开会吗?什么时候参加的聚会。”

“今天早上,已经一天了。”王观笑道:“反正我走的时候,他还没走呢。”

“真的?”

蔡鹏有些信了,皱眉问道:“那是什么样的聚会啊?”

“比较隐秘的聚会,客人有东南亚富豪,也有中东富商,以及欧美大老板。”王观解释起来:“聚在一起,交流感情,谈谈生意什么的。”

“原来是这样。”蔡鹏释然了。

“对了。”

就在这时,王观笑道:“那个莫游,就是骗你爸的那个画家,也参加聚会了。”

“什么。”

蔡鹏一听,顿时愤慨道:“那个小子居然有脸参加聚会,向我爸忏悔道歉了没有?”

“应该没有吧。”王观摇头道:“参加聚会的人很多,你爸和几个大富豪在聊天,我又不好意思靠近搭讪,说不定他都不知道我也参加聚会了。至于那个莫游,却和几个金发美女打得火热,估计也没空理会你爸。”

“这个混蛋。”蔡鹏哼声道:“迟早要找他算账!”

“消消气。”

适时,王观劝慰道:“说起来,人家也没做错什么……”

食道癌治疗方案
天津治疗男性功能障碍多少钱
无锡哪家白癜风好
Tags:
友情链接
长春物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