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芯片

摘星大陆第二百二十八章风华绝代的年轻人们营养

2021.01.15 来源: 浏览:0次

摘星大陆 第二百二十八章 风华绝代的年轻人们(下)

“怀骨,你説殿主大人是什么意思?”

清幽的山谷,叮咚的悬泉瀑布,澄澈的清潭,浓郁的树影,清脆的鸟鸣……在如此曼妙如画的场景之中,一位曼妙如画的少女坐在清潭之畔的一块巨大岩石上,偏着头向着那束飞瀑轻声询问。

这名少女丹眉凤眼,唇红齿白,白皙的皮肤吹弹可破,摇曳纤细的手指宛如青葱。

湖畔少女的年龄不大,看起来只有十六七岁的模样,却有一种青涩而动人的惊醒动魄的美感。一件单薄的纱衣将那具玲珑的身体覆拢,只露了一双嫩白小巧的双脚在外,悬在空中轻轻摇晃。

青绿浓茂的树影倒映在清潭之中,将潭水倒影成如墨般深沉的绿色,夺目的如同一块巨大无比的翡翠石,当然,如果没有瀑布带起的那一道道涟漪的话,这样的场面会静谧如画。

此时的幽谷之中并不幽静,飞瀑直落撞击清潭,发出巨大的轰鸣声,所以少女这声置若罔闻的柔弱疑问之声,转瞬间就被吞噬湮灭,再也没有一丝痕迹。

不过少女却没有再开口的意思,也没有露出忧虑自己的声音不会被听到的神色,脸上始终挂着天真纯净的笑容,令人心神摇晃。

“轰!”

一声巨大的水浪声冲天而起,伴随着着这响亮声响的是一道蜿蜒盘旋曲折的水龙,缤纷而晶莹的水花被简单而清脆地扬起、抛洒,在阳光之下反射出剔透的七彩光芒。

那些饱满的水珠被抛到百丈高的天空,然后以一种离奇的角度和方式坠落下来,仿佛晴天里的一场雨。纷纷扬扬的雨滴落下,敲打在湖面上、湖边的古树上,带起一道道淡淡的水波、响起一声声沉闷的撞击声。

一双宽大无比的脚掌从天而降,稳稳地落在湖边柔软的土地上,砸出两个深坑。一名**着上身仅穿了一条简单兽皮短裤的凶厉青年,艰难的从柔软的地面上将深插入地的双脚拔了出来,掸去膝盖上面的泥泞,向着巨石上的少女咧嘴一笑,杀意尽敛。

“殿主大人那等层次的存在,岂是我们能揣测的?按照大人的意思去做便是了。”

青年面目之上有一道长达两寸的刀疤,看上去格外狰狞,不过冲着少女笑起来的时候却充满了温和与阳光,他刚刚从清潭之中一跃而起,此时身上还挂着淋漓的水滴,不过并不狼狈,没搜索引擎根本没法活。仿佛与生具来便如此一般自如。

娇小的少女望着大块头的青年咯咯一笑,掩嘴的样子颇为动人,眼神干净纯粹,如同一块紫色的琥珀,令人看到就不想再移开视线。

“我是觉得荣幸,连我们这由于市场预期全球原油供大于求将持续甚至加剧样的平凡的人物,都能见到月神殿主这样传説中的角色,还能聆听他的教诲与嘱托,现在想想都和做梦一样呢!”

少女脸上露出了向往痴迷而又有些狂热的神态,双手合十向着天空遥拜,如琥珀的双眸之中流露出醉人的颜色,美艳不可方物。

“虚儿,你可不平凡,以你的天赋总有一天是要成为最dǐng尖层次魔将的,所以你应该习惯这种感觉,甚至这次摘星楼之行如果足够幸运,日后一触神圣领域那道门槛也不是不可能,若是真有那天,你都可以和月神殿主平起平坐了!”

怀骨抹了把脸,将脸上的水珠尽数抹去,而后右手看似随意地一甩,那些水滴便如同子弹一般狠狠地飞了出去,带出一声声尖锐的音爆声,最终射入树干之内,化作一缕青烟。

此时青年的笑意依旧明媚,望向少女的目光依旧阳光,充满了宠溺的神色,在他心中,魔境之内除了偃师殿下,没有谁天赋能超过自己的妹妹,当然,事实也和此相差不远。

而怀虚听了自己哥哥説的话,目光忽然之间有些迷离也有些惊恐,不知道是不是想到远远的未来,所以既期待又恐惧。

“听説,人类那边有很多天赋妖孽无比的天才,有些比哥哥你还强大,我们在摘星楼会遇见他们吗?”

少女的双脚停止了摇摆,静止在半空之中,精致可爱的小脸上写满了疑惑和凝重,几屡灵识操控的水球悬浮在少女身周,显得异常灵动与魔幻。

怀骨沉默了片刻,然后缓缓diǎn了diǎn头,野性而富有爆发力的肌肉收缩坍塌,然后一跃而起,落到了少女所在巨石的下方,抬起头仰望着少女迷惑的小脸。

“人类帝国之中那名来自天山的段天澜确实不是我能对付的,除了他,像天山莫邪、冯晴川、四大家族的四位天骄我也没有必胜的把握,这些存在确实不好招惹,而这些天才普遍只有十七岁左右的年纪,所以説摘星楼里遇见人类,年龄小的反而更难对付。”

怀骨屈指虚diǎn,几道夹杂着锋利元力的指剑破空而去,只一霎那便来到了少女面前,精准无比地将悬浮在少女身周的那些水球戳破,一时间水花四溅。

少女对青年忽然的袭击猝不及防,那些被她用来玩闹而凝聚的水球被击碎之后,瓢泼而出的水花直接打湿了少女的衣襟和头发,令她狼狈不已恼怒不堪。

“别闹!摘星楼这么严肃的事情你也这么有心情,我也真是服了你了。”

炽热的元力升腾翻滚,只用了一瞬间便将那些衣襟、长发之上的水渍蒸腾干燥,但少女那柔顺的长发经过了这样一番折腾、蹂躏变得有些潦草,所以少女不由气结。

“哈哈!”

见到少女这幅难堪的样子,怀骨笑的很开心,把腰都笑弯了,宽大的手掌拍在巨石之上,留下两个湿漉漉的手印。

“没有必要的,那些人类虽然强,但也威胁不到我们,只需要避开段天澜就可以了,如果没有足够利益,那些分属各方势力的人类不会联手来对付我们,所以安心就好啦!”

“可殿主大人交代必杀的那个少年……”

“遇到杀了便是,一个通玄境能强到哪里去?”

“似乎你説的有diǎn道理……”

“那是自然,谁让我是哥哥呢。”

……

“能让殿主大人记挂,能让我记住名字甚至有可能亲自动手,连晨啊连晨,这真是你的荣幸啊!”

魔族皇宫之中,某座无人的阁楼之内,一名紫袍少年斜倚在凭栏之上,百无聊赖的用百度移动搜索是怎么工作的?目光追逐着天空的飞鸟。

这名少年的面容十分奇异,但论样貌绝对是世间数一数二的美男子,但那双紫意盎然的双眼却为他平添了无数诡异。少年的双眼并没有眼白与瞳仁之分,紫的十分纯粹,无情的十分纯粹,冷漠的十分纯粹,纯粹的令人心碎。

仿佛世间已经没有什么能让他再过多仍难满足民航业迅猛发展的需要留恋或者怜悯,没有什么能让他动容或者动心。一股若有若无淡淡的寂灭气息萦绕在少年周围,为他平添了无数冷漠,而他身上毫不掩饰的强横无比的气息,更是直逼天灵境!

能在这样得年纪攀升到这样的境界,又能在魔族皇宫之中如此惬意自如的凭栏相倚,那这名少年的身份已经呼之欲出,正是魔族年轻一代最妖孽的天才——偃师!

偃师随意地曲伸了一下手指,扭了扭脖颈,骨节发出咯咯得僵硬声,在这片肃穆的皇城里格外刺耳。

“心剑虽然有diǎn意思,但境界差的太远,任何手段都没有意义,所以你最好还是祈祷不要遇到我吧!”

从湛蓝的天空之上收回目光,偃师无谓地摇了摇头,似乎觉得十分没有意思,寂灭的眼神不起一丝波澜,脸也没有任何表情,就好像一块千年不化的玄冰。

……

小晚歌怏怏地躺在自己柔软的绸缎绣床上,整个人都陷在床身之内,场面看起来异常可爱与滑稽。

“哼!居然不让我去摘星楼!这是有多看不起我?难道我会输给那个什么段天澜或者偃师吗?”

少女嘟着嘴,沉闷的嘟囔声从被子中传出,音律再撞击在宫殿的墙壁上,反射叠加出奇怪的响声。

猛地掀开被子,晚歌坐起身来,胡乱地揉了揉凌乱无比的秀发,俏美的脸颊之上写满了抑郁和忧伤,显然对龙帝对自己的安排十分不满意。

“如果我能去,岂不是就能和连晨哥哥一起登dǐng了?那样一定非常有意思!”

晚歌幻想憧憬着美好的画面,双眼之中闪烁出灿烂的色彩,美丽如同霓虹灯盏,不过似乎想到了什么,小晚歌的眼神慢慢黯淡了下来,情绪更加低落。

“也不知道连晨哥哥和月儿姐姐和好了没有,这两个家伙啊!也真是不让人省心……”

小晚歌摇晃着自己的小脑袋,以一种非常大人般的口气摇头晃脑的哀叹着,却不知自己这一副孩子模样,强装出大人的姿态显得异常滑稽。

不过不管晚歌如何幻想,如何担忧,这一届摘星楼注定与她无关了,龙帝做出的决定不可能被改变,所以小姑娘只能枯守深宫,满腹幽怨和牢骚,静静等待着从摘星楼传回来的消息……

白城哪家医院牛皮癣好
石家庄治疗白癜风医院哪好
阿那曲唑片可以促排吗
Tags:
友情链接
长春物联网